“返乡当骑手”彰显劳动力理性选择回归

时间:2019-07-12 07:14:51 作者:党武南奈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一方面,传统劳动力市场上,劳动力价值倒挂问题没有得到明显破解,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还在努力摸索突破;另一方面,伴随着互联网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在低线市场逐渐下沉、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为年轻人“返乡就业”提供了新机会。

除了以上原因,相较于老一代的“蓝领农民工”,新生代劳动者的劳动观念和就业心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一个必须引起重视的群体心理画像。据了解,骑手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群体。他们平均年龄29岁,“85”后和“90”后是主力军,“95”后成为新血液,占比已超过20%。无需多言,与上一代劳动者相比,新生代劳动者除了看重薪资水平之外,更在乎工作弹性和舒心程度,更在意自身价值是否得到社会尊重和认同。相关调查统计显示,有30%的骑手就表示喜欢通过骑行来感受城市,也有越来越多的骑手认为外界对他们拥有基本尊重。

事实上,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兴职业者回乡工作,其本身释放的“蝴蝶效应”也正在凸显。以返乡骑手们为例,他们24小时“在线”和“顺手取快递、扔垃圾”等服务,不仅成了商业和社区之间的纽带,更深度参与着基层与社区事务,激活了二三线城市的区域数字经济商圈,成为了基层服务的构建者。

当然更需要看到,“骑手回乡流”背后,也是一个劳动力市场个体选择更趋理性、要素资源配置更为优化、社会整体劳动观念更加开放多元的象征。平心而论,很多适龄劳动者都有一个在大城市工作的梦想,眼界、技能、社交圈、薪资水平等都有更大提升可能性。但无可否认,近年来一线城市的居住和生活成本居高不下,“挣得多花得也多”“挣的钱都交给了房东”等,“居大不易”的真相让不少人扎心。而返乡到二三线甚至四五线城市工作,骑手只要工作积极、吃苦耐劳、遵纪守法,收入性价比将相当可观。数据显示,当前外卖骑手月收入主要集中于4000元—8000元之间,骑手月入过万的情况已屡见不鲜,不少骑手月收入已远超原籍省份的月平均工资。

有恒业,方有恒心。“一个人有了就业,就容易安定;一个家庭有一人就业,就增加一分稳定的力量。”愿有更多的体面、自足、有价值的就业选择与机会出现,愿更多创业造富的泉流充分涌现,这既能为中国经济更高颜值、更佳气质、更大韧性的画卷泼墨添彩,也是每一个个人之喜、家庭之幸、社会之福。

“只要就业稳、收入增,我们就更有底气”“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新鲜出炉的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有关“就业”的语句铿锵有力、自信满满、饱含暖意。这既是中国经济澎湃动能的一个生动注脚,也是对“稳就业”政策的一个有力宣示。

当日,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举行2018年度“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颁奖仪式,来自休斯敦领区的24名优秀学子获奖。

事实上,中国经济新旧动能正在加快转换,新经济业态、新工艺、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这让低线城市也衍生出不少新职业、新岗位。你可以选择当“外卖骑手”,也可以当“快递小哥”,或者开起个人“创意工作室”,抑或成为“电商村小二”。俗语有言: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从这个意义来说,“返乡当骑手”也好,“新型职业农民”也罢,无疑都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

影片《沉默的雪》讲述的是关于位于我国内蒙古自治区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族的故事。虽然地处内蒙古,鄂温克族却拥有着有别于蒙古族的独特文化,甚至拥有自己的语言,是我国唯一一个允许狩猎的民族。在鄂温克语中,鄂温克三个字意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由于鄂温克族长久以来保持着“射猎为务,食肉衣皮”的传统生活方式,大部分族人生活在山林中,以打猎、放牧为生。自60年代起,部分鄂温克族年轻一代开始在乡镇就业,虽然老一辈族人仍然留在山上狩猎和照看驯鹿,但是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仅剩3万多人口的鄂温克族人民逐渐告别猎民的生活,与现代社会接轨。据悉,该片已定档于1月8日全国上映,由任宇、陈绿、王笙等实力派新生演员主演。

“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为深入推进“扎根工程”,新华社国内分社纷纷根据总社要求,结合各地实际制订了具体实施方案,对调研次数、扎根时间、任务安排等作出具体规定,通过建立规章制度,完善考核机制,引导记者从办公楼“走出去”,深入基层“走下去”,面对群众“走进去”——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日前签署命令,发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训练监察条例(试行)》,这是全面从严治党在军事训练领域的生动实践和具体运用,是我军军事训练组织形态和体制机制的重大创新,对新形势下巩固军事训练战略地位、加强军事训练管理、促进军事训练落实、深化实战化军事训练,全面提高新时代备战打仗能力,具有重要意义。该《条例》是我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域的第一部法规。

着眼高质量发展打造百亿级产业群

同时,双方将在供应链方面进行合作,2020年-2022年,隆基股份每年向通威股份包头5万吨高纯晶硅项目的项目公司采购的高纯晶硅数量不少于隆基股份拥有该项目公司权益产能的2.5倍(权益产能=股权比例×项目公司年产能);2020年-2022年,通威股份每年向隆基股份银川15GW单晶硅棒和切片项目的项目公司采购的单晶硅片数量不少于通威股份拥有该项目公司权益产能的2.5倍。

数名官员受到处分

2003年1月25日上午9时许,新晃一中职工邓世平的妻子谭某到公安机关报案,称其丈夫邓世平于22日上午失踪。接报警后,市县公安机关迅速组织力量开展工作,未发现邓世平下落,也未发现其遇害的相关证据。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经新晃公安局摸排涉黑涉恶线索,于今年4月查获该县晃州镇杜少平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在强大的政策法律攻势下,经公安机关审讯深挖,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罗某某、高某某供认其杀害邓世平及埋尸的犯罪事实。6月23日,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经DNA检验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尸骸为2003年失踪人员邓世平。至此,邓世平失踪案取得突破性进展,相关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

保密“严上加严”,听取意见时议长也要对外“隔离”

全省107个县级学生资助管理中心标准化建设总投资约3595.2万元,全部通过达标验收。选派“志愿者”621名,县级资助中心标准化建设和“结对帮扶”工作实现常态化制度化。

从整体大面上看,多年来我国就业连续稳中向好,指标靓、成绩优,比如,去年城镇新增就业完成全年目标的123.7%,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居近年来低位,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

“岗位无贵贱,分工有不同”。无疑,对于近年兴起的“骑手回乡流”,社会和舆论是肯定和乐见的。然而,新的趋势本身,也给各外卖企业和平台提出了新挑战——外卖行业需要继续规范和提升自己,在“引来人”之后,更要继续创造条件,改善骑手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既要让他们“来得了”,也要让他们“留得住”、“干得好”。解决了这个主要问题,“骑手回乡流”就能越来越壮大,企业转型升级和社会责任感才能更好体现,流动的中国才能越发繁荣昌盛与生机勃勃。

种种数据表明,外卖骑手行业,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返乡就业。实际上,这与近年来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密切相关。

从具体层面来看,进入新时代,我国就业呈现出不少新亮点,更多的细分行业、垂直领域的就业潜力与空间被充分开掘出来。时维阳春,一年之计在于春,劳动力市场也“燥热”起来了。比如,媒体调查发现,与一些传统制造业遭遇“用工荒”相比,外卖行业呈现出一幅新鲜图景——很多劳动力输出大省的骑手,逐渐选择回到离家近的城市工作。来自饿了么的数据显示,目前郑州骑手93%来自本省,合肥90%骑手来自本省,沈阳78%,重庆90%。在传统劳务输出大省,本省骑手的比例都远远高于全国44%的平均值。

零度软件园